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9

Dying in the sun

昨天晚饭,北京一在播电视先锋榜,一段非常熟悉的旋律,我问阳阳是什么?阳阳想了想说没听过…   晚饭后上楼翻自己的iTunes,查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反倒是一听别的歌,就把刚刚熟恁的旋律覆盖掉了,很是痛苦。静静的坐着,总算又回想起来,赶快用简谱记下来,这也算是会门乐器的优势吧,就算陌生的歌,查不到名字也能先把旋律记下来。   今天在办公室,反复的哼着那旋律,忽然闪过的一句歌词,dying in the sun,就是这首歌咯,Dying in the sun, by The Cranberries.   很努力想回忆为什么它会给我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第一次听,仿佛是伴着谁的文章,“那一年,我12岁”,也好像是《往南方岁月去》,那本寄给Shiffield的书。   辨别着歌词,就会浮想联翩,抓出很多记忆,那时候,那年,那年轻的心…   “能说得出来的忧伤不叫忧伤   能哭得出来的痛苦也不是痛苦”   最近的状态渐渐平和了很多,一方面是压力吧,8月15日的目标还有差距,时间无多,每天大把时间对着电脑,看得眼睛发花,也就不纠结了。也想通了事事不能强求,无法改变不如安心不浮躁。计划的休假日期越来越近,虽说也会有变数,不过坦然接受总好过无谓的抱怨。   一个月的休假去哪里,定不下日期就没法买机票,Neo提出了新建议,三个主要的选择,最终只能择其一,毕竟还是要将多些时间留给家里,父母才是最需要陪的。外面逛了一大圈,回家待一周十天的实在不是好的选择。   就要告别这样的生活了,有没有留恋和不舍,只有那时才能知道了。   这样的日子还能过多久呢?   听起来就忧伤的歌,慢到令人窒息的旋律…   Do you remember The things we us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音乐 | 4 Comments

It's totally a…

欧文来曼联~   今天早晨一看新闻评论,满篇的欧文球迷,“文文一定能成功!”“因为文文我喜欢上了利物浦,现在文文去曼联了,我要做曼联的球迷!”“我一直是利物浦死忠,但是文文去了曼联,我从此信仰红魔,贝尼特斯去死吧!”OMG…你见过利物浦死忠改追红魔的吗?!死忠要吐血而亡了…   这一下让我想起两年前,欧文加盟纽卡斯尔,俺的大学哥们儿neo同学是喜鹊球迷,建了个纽卡中文球迷网,转会宣布那一天,无数球迷涌进纽卡论坛,争相成文纽卡球迷,满页都是“文文”的帖子,各种用户名什么“文文小王子”,“最爱文文”…neo去查查,是不是从今天开始,这些用户名就再也不会登录了…   真是聒噪。我倒不是对欧文有什么仇恨,就算他是利物浦人,也在外面呆了那么长时间了,就像现在如果Heinze转会去了利物浦,我也无所谓。知识这家伙后面的球迷实在是太聒噪了,跟曼联球迷一点也不相符…曼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走的是——丑男会踢球的路线——左边路夏普,锋线二黑、斯科尔斯、越狱主角加里内维尔,马脸范尼,然后就是小胖同志越长越裂巴,后来特维斯更不用说,贝巴是稍好版本的马脸,C罗长得帅吗?!也许他自己坐在曼联更衣室里是有资格这么觉得吧…小贝是唯一的帅男人,但小贝出走后,成功将曼联的球迷群体升华了一次,没有去跟着当皇马球迷的大多数在颗粒无收的几年还是跟着曼联混的——现在,又来了一只帅锅,带来一大群浮躁的小姑娘球迷——而且此帅锅明显打破了更衣室平衡——C罗走了,说不定费迪南德觉得自己是老大了,众丑男也觉得自己可能有出头之日,觉得自己也能算是看得过去,突然前英格兰小帅哥来了,得,帅哥的档次一下被提高很多,众丑男无不觉得内心愤懑郁郁不欢,多不好啊…   哎~我叹息一下   (我现在比较好奇,黄同学你以后咋办啊?买件曼联球衣吧,如果你改追曼联,我还是会欢迎的~)   此外,欧文穿曼联球衣那张照片充分显示了下个赛季的主场球衣是多么多么多么的——丑!!!不过球迷说话不算话,只有买的份,我的过两天就到了,哪位同事出差帮我带过来啊?

Posted in Red Devils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