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Flying Snail

Flying Year 2014

51 trips, 55 take-off and landings. DEP VIA ARR FLT NO. REG TYPE PEK CTU CA1425 B-5682 B737-800 CTU PEK CA4109 B-6530 A330-300 PEK KMG CA905 B-5045 B737-800 KMG VTE MU2573 B-5256 B737-800 VTE CAN QV881 RDPL-34199 A320-214 CAN PE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兴趣, 搪瓷茶缸, 旅游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Flying Year 2013

有了微信,微博,blog越来越荒凉,大家都不更新了… 2012年的时候干脆连飞行总结都没有。但是今年还是要贴些,DC-10如愿以偿,是要留下纪念的。 DEP VIA ARR FLTNO. REG TYP PEK BKK TG675 HS-TEN A330-300 BKK ISB TG349 HS-TEH A330-300 ISB BKK TG350 HS-TEE A330-300 BKK PEK TG614 HS-TET A330-300 PEK SIN SQ801 9V-SRH B777-300 SIN MLE SQ462 9V-STC A330-300 MLE KD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兴趣, 搪瓷茶缸, 旅游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Retrofitting ISO-FIX to my 2009 Model A6L

准备下笔的时候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头。 从2008年开始就在国外,2011年年底才回国,这期间尾号限行延长了一次又一次,买车也要摇号了…到现在已经摇了一年多了,始终无果。但是班要上,车自然也得开,于是先找来一辆A6L解决一下困难,本来的打算是尽快处理掉,然后换一辆大车准备过两年生孩子。为毛要换车呢?A6L最大的两个问题,后排座椅不能放倒,没有isofix接口,都是国产的结果。 看了不少车,奔驰GLK,C200旅行版,迈腾旅行版,宝马530i旅行版,X1,Volvo V60,to name a few,价钱都是40w+这个级别,其实倒也ok,唯一不ok的,是在2011年年底第一次让4S店做A6L的价格评估的时候,居然才只有34万…当然这个数现在看已经够高了,因为2012年8月,收车的只出27万收这车了… 实在是不能接受,这好歹是一辆带太阳能天窗自动通风能有的配置都有了的2.8 Quattro啊…2008年11月还是66万的车,现在让我卖掉,然后贴小20万,才只能换来C旅或者V60实在难以接受。 但拉小孩儿是一定要有isofix的,那就自己动手好了。不管怎样,这是辆德国车,如果isofix没有被设计在与车架一体,那么车架是一定留下了isofix的安装位。去网上搜了很多有关isofix以及audi C6的信息,发现C6款的A6 2006年在欧洲上市的时候也没有isofix,但是2008年前audi提供了免费安装服务,自2008年A6 小改款开始,isofix成为标配。 鬼子们的车是这个样子的,可惜国产的A6L后排座椅不能放倒,安装起来困难很多。 于是自己回家找配件。淘宝上有一个四川的卖家有卖,但是纯属代购,时间很长,相对来说单价也很贵,我不想等那么长的转运时间,所以选择自己去买。不过没有国际信用卡或者英语还差些的朋友还是可以考虑的: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0.9.449f88&id=12715628477&_u=il0usu8928 ebay上有一个德国卖家,但是不发欧洲以外的地区。不过他提供了所有产品的件号,有了准确的件号,我搜到了一家位于英国Stoke的audi维修店。 http://www.stokeaudi-parts.co.uk/products/Audi-Isofix-Rear-Seat-Kit.html 94镑的配件,包含左右isofix各一支,四枚螺丝,四个锚点袖套,104镑的联邦快递运费,等了一周左右发货,3天运到,收了160块钱的税。这样成本大约2160人民币。 先把座椅坐垫拆下来,坐垫是通过前方的两个卡子和后面的两个倒刺固定住的,先从前沿暴力向上提坐垫,别怕坏,没问题的,前方两个卡子松开后蹲在后排,面向车位,用膝盖将坐垫向后顶,然后手扶坐垫侧沿的后方向上晃动,如果倒刺松脱了,就可以拿下来了。坐垫松开后,不要鲁莽拎起来,有些坐垫带加热,要把接口脱开,如下图所示,带一个塑料弹簧,按一下就拔出来了,和电脑插口很像。 座椅靠背需要现将三个头枕都拿出来,按住底座的弹簧,向上提就好,这里可能要反复将头枕本身的活动杆下压,否则后排空间不够把头枕拿出来。移开所有头枕后,暴力将六个头枕座拔出来,这里需要一些运气,如果头枕座的塑料卡子坏了,可能需要去4S店买新的。取下来的座记住位置,在一旁放好。然后就可以暴力拉靠背上沿了,暴力拉! 靠背是通过下放的两个舌头和上方的与坐垫一样的卡子固定的,所以上方暴力拉开后,下方自然一提就出来了。靠背不需要挪开,这时候的操作空间已经够了。 这时候可以看到在靠背的舌头固定点两侧,有两个像贴了胶布一样的部位,没错,就是这里!在刷胶前贴了贴纸,盖住了预留的isofix孔。用改锥轻轻一扎,就破了。 下面将两个配件用配的螺丝拧进去就好了!不过你需要一个T40的梅花头改锥。 建议用带棘轮手柄的改锥,可以尽可能的拧紧。 之后就是把所有东西安装回原位就好。注意有些车型配有后排侧气囊,需要将控制线卡在靠背下角的一个卡子里。 大功告成,套上袖套就是这个样子了!应该不会伤到皮面,不过时间长了海绵肯定会有变形。但是为了孩子的安全,都是值得的对吧! 下班之后忙活这些,累了个半死,不过还是很高兴。忙出一身汗,算是为很久以后的孩子所直接付出的第一份汗水吧。 原来和奥迪的销售提起来说A6L没有isofix,销售一句“这是商务车”就回回来了。难道商务车就不可以坐孩子了吗?每一位成功人士都希望自己的下一代能够幸福快乐,那么一个安全的同年不是最重要的吗?国产化后的减配,去掉了isofix,去掉了前排乘客气囊关闭功能,这都让我非常不满意。看到大街上那么多人家将孩子抱在怀里坐在前排,或者孩子独自在后排玩耍,我真的希望这些父母能够更理性的思考儿童的乘车安全问题,毕竟孩子的不幸,是家庭和孩子本身一辈子的痛! 有了isofix,我的高级A6L也就继续开着了,做一个屌丝般的司机,省下来的钱订了宝马118i,年底应该可以到车了,哇咔咔~~~

Posted in 搪瓷茶缸 | Leave a comment

Flying Year 2011

又是一年过去了,照例贴上2011年的飞行记录,57段,48,398英里,115小时09分。 DEP ARR FLT REG EQT CARRIER LGW TLS EZY5333 G-EZEZ A319 easyJet TLS MUC LH2217 D-ACKJ Canadair Lufthansa MUC CGN AB6126 D-AHXJ B737 Air Berlin AMS MAN EZY1834 G-EZIV A319 easyJet MAN BHD BE470 G-JEDK Dash 8 flyBE BH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兴趣, 搪瓷茶缸, 旅游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Maiden Flight on Trijet! 最后的MD-11飞行记

我期盼了太久的愿望,终于在我即将离开欧洲的时候实现。 MD-11是麦道公司被波音合并前投入运营的最后一种大型客机,那个时候,发动机的可靠性与现在还有较大的差距,三发和四发飞机是越洋及长途飞行的主力,三发飞机由于比四发少一个发动机因而拥有更好的经济性,并且三发的航路规划也不受延程飞行规则的限制,可以更接近两点间的great circle。在三发的鼎盛时刻,我们有着727,DC-10, L-1011, Tu-154, 三叉戟,在美国,70年代到80年代期间,三发飞机是数量最多的在役民航机,三发飞机可以将机翼布置的尽可能靠后,因此主登机门也可比一般的布置靠后,提供更短的上下飞机时间,缩短航班的周转时间。MD-11是Douglas公司著名的DC-10飞机的升级版本,增长的机身,改进的机翼,增加了复合材料,重新设计的飞控以及玻璃化座舱。1997年波音麦道合并之后的新波音曾继续生产MD-11,并将麦道的最后产品MD-95重新命名为B717于1999年投入运营,但由于多种原因,MD-11以及B-717分别于2000年以及2006年被波音关闭生产线。对于MD-11,订单量的减少以及其处于与B777同级的竞争地位是其被后妈波音停产的重要原因。随着ETOPS的持续演进和发展,以及油价的逐步攀升,MD-11也成为三发民航干线客机的绝唱,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新的三发干线客机了。 中国的东方航空曾经运营过MD-11长达十余年。其于1991年5月引入大陆第一架MD-11,1993年引入订单最后一架,之后总共六架的机队运营者东航的北美航线,偶尔也在京沪线上往返。但整个机队在9-11事件之后被逐渐改造成货运机队,至2003年12月,MD-11在中国大陆彻底退出客运运营。 泰国国际以及芬兰航空都曾经使用MD-11运营其中国航线,尤其是芬兰航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以MD-11飞行赫尔辛基-北京以及赫尔辛基-上海。我印象中我常驻巴基斯坦一年之后,芬兰仍然在用MD-11飞北京,但具体彻底更换机型的时间就不清楚了。2010年2月22日,芬兰航空自印度德里返回赫尔辛基的AY022成为其最后一班MD-11运营的客运航班,自此这家全球MD-11的启动客户在运营了20年的MD-11,40万小时,5万个航段之后,成为全球倒数第二家退出MD-11商业航班运营的公司。而在这之后,荷兰的KLM变为全球最后一家以MD-11运营公众商业航班的公司。 早在AY还在用MD-11飞北京的时候,我曾经很认真的考虑过飞一次芬兰的问题,但花费实在不菲,时间也不充裕,常驻之后发现MD-11不再飞北京了,着实遗憾了许久。不想去年得到了来法国的机会,到了欧洲,也就离KLM的大本营近在咫尺,飞MD-11便成为了这一年法国生活的头等大事,大概除了完成学业之外,这是我给自己设立的第一个“必须完成”的目标。 KLM的MD-11机队大致覆盖了其加拿大,加勒比海,南亚以及中东航点。早先迪拜航线是MD-11的,但是今年夏季航班表里面,这条航线已经变成了A330。在这次之前,我离MD-11最近的一次大概就是4月的圣马丁之行了,KLM每周五会有一班MD-11执飞SXM,但当时不知缘由的那班往返贵了很多,而且Vera的复活节回国计划也和周六返回欧洲冲突,便由着“以后还有机会”的想法飞了747去圣马丁。之后不想KLM秋冬航班表大动刀,大部分加勒比海目的地也被从MD-11的航点中抹去,我这才觉得问题大了,要赶紧了~ 7月在英国的时候,跟Vera商量这个事情,真的很感激她始终支持我去追这些奇怪的梦想,于是订下2小时往返伊朗的回头航班机票,阿姆斯特丹飞德黑兰,两个小时之内换到离港层,同一架飞机再飞回阿姆斯特丹。 之所以选择伊朗,是因为早些时候本来想去蹭一个也喜欢飞的在伊朗工作的朋友,去伊朗待一周,所以准备了伊朗的电子签证。因为伊朗长期经受制裁,无法获得新飞机,所以那里还有B707和B727在飞商业航班,尤其是其B707,是这地球上最后的商业航班,简直是全球飞友的朝圣之旅,每年吸引无数美国人专程前往。只是可惜朋友提前结束工作改美国当据点去了,但不论如何签证事情搞定,也就干脆MD-11飞伊朗,免得加拿大签证费心了,只是既然不去飞老爷机了,那就只待俩小时,护照上不留伊朗的纪录,也免得以后惹来麻烦。 但直到飞前一个月,我才发祥一个严重的问题:大概是由于斋月欧洲夏时制白天太长穆斯林集中返乡的原因?8月期间KL433/434这条航线大概每周都会更换机型,有时变成777,有时变成330,没有什么比我买了回头航班到时发现机型变更更悲催的事情了吧?出发前一周,伦哥又告诉我返程的433超售了,我又焦虑了…不过好在2号查了一下3号的计划显示注册号是PHKCG,安心了很多,自求多福好了~ 曼彻斯特经阿姆斯特丹飞德黑兰往返。我2日晚上bmibaby从图卢兹飞到曼彻斯特,到达的时候已经00:05,机场椅子上睡了两个小时又在24小时的咖啡馆耗了一个多小时,早晨5点KLM的KL1072奔向阿姆斯特丹,之所以这么早,一是因为AMS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比较好过,另外KL1072是B737-900,又飞一种新型号~到了AMS,睡了大半天,下午三点,看到我的PH-KCG被拖到登机桥边,MD-11!我来啦! 这个往返的旅程其实并无特别之处,我纯粹是为了飞这个型号才飞了这个航班。MD-11的窗户大到差点让我的下巴掉下来,顶板很高,客舱很宽敞,美中不足的就是行李架的宽度差了一些,手提行李要横着放,否则门就关不上了。纯电动的客舱门大概是空乘的最爱~从窗口望出去,那完全隐藏在机翼下方的襟翼做动机构,大概是直观看去最特别的地方吧~ 飞行本身似乎非常平淡了,也因为我前一晚上真的没怎么睡,一路过去昏昏沉沉。抵达德黑兰的时候,璀璨的城市在山的另一边慢慢展开她美丽绚烂的夜景。机组非常友好的在落地后把我请到驾驶舱,和两个飞行员还有乘务长一通聊,最后离开飞机伊朗的地面服务才发现居然还有我这么个乘客没下… 上到离岗层的时候略微有些小麻烦,被伊朗的边防死死按在抵达层不让离开。想想如同伊朗这样一个国家,一定很难理解我这么个人居然会为了这么个理由飞到这里来,而且不打算入境就走掉了。我拿着电子签证的文件,就是不给他们,理由很简单——我根本没打算入境,也就谈不上被拒绝入境,也就不存在被遣返的前提,而就算我被遣返,也要给我一张登机牌啊,而这个登机牌,本来就是我一开始在要的~前前后后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KLM在德黑兰的地服终于给我拿来一张序列号是001的登机牌~而且还是打印在Iran Air登机牌上~Nice!回家! 凌晨5点半,在阿姆斯特丹的迷雾中,结束了这疯狂的MD-11之旅,乘务长把剩下的几个delft blue 的房子都给了我,KLM的传统纪念品~ 放上几张照片,黑海的日落,午夜的德黑兰,还有MD-11的驾驶舱。 我们长大了,是否忘记了那时的梦想?我们被这个社会的潮流裹挟着前进,是否被夹杂了太多外人的观点与标准?谁还记得年幼的梦想?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认为包,车,手表,要比洁白的沙滩,湛蓝的天空和宁静的假期更值得追求?我不记得我小时候可曾梦想过任何奢侈品,只是我希望能去坐飞机,坐火车,玩具车,玩具枪~我喜欢看飞机,喜欢坐飞机,喜欢飞去不同的机场。小时候记得爸爸带我坐359去机场看飞机,我相信那会是我迷恋一辈子的东西。 我想每个人都有追逐美好生活的理由,但更好的物质不应是终极的目标,若几十年后回首曾经,发现我们过多的为了别人的眼光而辛苦着追求着那些浮躁的物质,却未能在力所能及时实现童年的梦想,那肯定是件很遗憾的事情吧? ==================== 12月25日补,KLM的冬季航班表里,KL433/434已经变成了B777,我真的很高兴抓住了这如此难得的机会。随着AF/KL集团就机队更新计划的新决策,KLM的MD-11将不再由A330以及B777来替换,而将等到2015年开始由荷兰订购的B787-9来取代。KLM现在还有10架MD-11,全部都是以著名的女性的名字命名,比如我飞的这一架名叫Maria Callas (玛丽亚·卡拉丝) 被誉为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女高音,其它的比如PH-KCC是Marie Curie PH-KCI是Mother Teresa等等,是很高兴看到世界上最后一家运营MD-11客机的公司愿意让她更长的翱翔在蓝天,也衷心希望MD-11可以飞翔的更久。

Posted in 旅游, 爱好 | Tagged , , , , | 1 Comment

Fight to the Death — Way to Claim Back Money from easyJet

The Northampton County Court decided that 13th August would be the last day that easyJet should reply my claim. Vera received a call from easyJet morning 12th August, and was expressed apology and willingness to refurbish the outstanding amount of ou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兴趣, 旅游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廉价航空官司记

官司由Northampton County Court决定8月13日是一个节点,12日easyJet给Vera来了电话,表示了道歉和愿意补偿新机票的差额部分,以及70镑的法庭费。今天,Vera告诉我钱已经到帐了,7个月之后,终于搞定了。 2010年11月20日,在决定了北欧和法国的圣诞节行程之后,我们买了两张12月23日easyJet自赫尔辛基飞往巴黎的机票,一共xxx.xx€,稍后又买了xx€的行李。 2010年12月23日,我们从芬兰的Rovaniemi搭乘芬兰航空飞往Helsinki,之后准备转接前往法国,有朋友在法国接我们,我们会在巴黎过圣诞。但是就在我们已经落座在芬兰航空的客舱里时,Vera手机上收到了短信,当晚的EZY3898,由赫尔辛基飞往巴黎的航班取消了。 到达赫尔辛基提取行李之后,控制区的easyJet代理告知我们必须去外面的代理解决签转问题,走出行李区,柜台已经排了好长的队,终于接触到地面服务人员,却只是被发给一张有关欧盟航班紊乱的基本规则,然后被告知4天之内的easyJet都没有多余的位子,只有自己去买票然后找easyJet报销,至于买什么公司,什么线路,什么价位,什么舱等,完全无人回答,地面建议有问题打给客服,我们打到英国,线上等了十分钟仍然没有遇到活人,于是挂断。 已经将近10点,赫尔辛基航站楼里面除了主场的芬兰航空还开着营业柜台,其余的全都关门了,排了半天又被告知第二天的芬航直飞已经卖完,遂只有转机一条出路——如果我们想在第二天赶到巴黎的话。没人提供任何帮助,我靠着笔记本和航站楼里的免费网络查了几个选择,由于easyJet缺乏替换航班的指导标准,并且第二天时圣诞夜航班量锐减,我只能在尽量低的价格和尽量少的衔接航班间做选择。最终挑了第二天最早到达巴黎的匈牙利航空经布达佩斯转机的商务舱两个位子,票价也是xxx多一个人,比汉莎的经济舱转三次到达的也便宜很多。票买好了,去地面柜台找easyJet要了宾馆券去机场的Holiday Inn睡觉,上楼之前在楼下草草解决了晚饭,免费的,easyJet提供。 1月份假期结束之后就开始和easyJet就替换航班的费用投诉,起初的几位客服看署名明显是印度人,而且回复时间非常慢,难以置信的是这轮投诉竟然持续到了2月23日并且以没有后续回复而结束。我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意见,肯定或否定都没有。 3月28日我开始了第二轮的投诉,这次回复的客服的名字是英国人了,而且速度也都是次日回复,但是到4月12日止,easyJet确定的回复我由于替换航班是商务舱,因此不会补偿我,只会退还我的原始机票款,也就是easyJet的机票会退给我。我并没有同意这一方案,当然easyJet也没有询问我这一方案,而仅仅是直接将钱通过信用卡退了回来。 6月2日开始,我进行了第三轮的投诉,包括替换航班与原始机票的差价(因为原始航班已经退款,因此其实是替换航班全价减去已经退还的与原始航班等值的金额),赫尔辛基期间打电话产生的国际漫游通话费,以及航班取消赔偿。这次同样是英国人在回复,速度很快,在提供了电话账单之后,x.xx镑的电话费被退回,但是机票差价以及取消赔偿仍被拒绝。在这轮投诉的最后,我写信告诉他们如果这轮投诉不能使我满意,我将采取诉讼方式解决,并且询问了easyJet的注册地址(在网站上的About一栏里有,我只是提问了一下),easyJet仍然拒绝改变立场,并且提供了注册地址。 自4月12日第二次投诉结果不满意时,我就开始研究英国有关这些问题的法律诉讼方式以及案例。航空公司的相关案例可以在一个叫Flightmole的论坛上看到,easyJet也有专门的子栏目:http://flightmole.com/forum/forumdisplay.php?f=14,欧盟有关航班不正常的解决条款全文则可以在欧盟委员会网站上下载,Regulation 261/2004在这里:http://eur-lex.europa.eu/LexUriServ/LexUriServ.do?uri=OJ:L:2004:046:0001:0007:en:PDF。看了一部分例子之后,我坚信我一定可以要到替换航班的差价,并且我确实也不是为了享受商务舱才买的匈牙利的票,决定的背景、动机都非常理性和正常。Google一些关键词之后看到英国有小额诉讼的建议程序,简单到不出家门动动手指上个网就可以把别人给告了,只是网上码子空间有限,对我这样写东西喜欢臭长臭长的人来说是在不爽,如果写不下就得自己打出来寄给被告和法庭。地址在这里:https://authenticate.gateway.gov.uk/sidp/SignIn.ashx?gwv=1.0&gwrealm=urn%3aMoJ-Services-PTL. 使用说明在这里:http://www.direct.gov.uk/en/MoneyTaxAndBenefits/ManagingDebt/Makingacourtclaimformoney/DG_195688,当然这个小额诉讼也是可以到各个郡法庭去起诉,只是如果有网络,为何不用呢? 7月在英国过了几乎一整个月,但是二人世界总是很有吸引力,搞得我直到在英国的最后一天才想起来官司这事儿一定得给办了,于是打开软件,把和easyJet的最后一轮投诉重新梳理并以严肃的语气写了一遍,网上开了一个官司,我的起诉书洋洋洒洒4页打好,配了一些附属的文件支持我的观点,1等邮件寄给法院和easyJet。由于Vera不论如何也还是在英国住,所以整件诉讼都是以她的名义开展的,包括诉讼书,诉讼的注册,都是她的名字,当然,在展开诉讼的时候,也按照诉讼标的的金额,由Vera同学用卡交了70镑的诉讼费。 7月25日注册的诉讼,26日寄出诉讼文件,Vera同学8月1日收到easyJet和法庭寄来的两封信,easyJet无非还是那一套,说我们不是经济舱,不支持要求,但是署名仍然是客服,根据我在网上看到的案例,诉讼都是由easyJet的法务部门来处理,因此这封回信肯定是easyJet收到我们的起诉书以后以为还是投诉就按照投诉处理了。法庭的来信则是告知收到了诉讼请求,并且已经正是转给easyJet,按照法庭动作的日期7月29日,easyJet有14天来回应,也就是8月13日之前要以庭外调解回应我或者以承认或答辩回应法庭。 8月12日早上,easyJet的法务顾问给Vera来了电话,表示知悉没有补偿我们的替换航班非常震惊(这句表态明显装13),他同意我们关于补偿航班的诉讼请求,但是解释了一下航班取消的原因仍然如他们客服先前所表示的是由于“特殊情况”引起,因此不能同意我们的没人400欧的赔偿,来电话的人同时也表示70镑的诉讼费easyJet愿意承担。Vera要他发邮件过来我们做决定,稍后就是电邮以及一份格式协议,我的名字在协议中也出现了,Vera on behalf of 我,但是就是这两遍名字,居然还有一个被拼错了,联想起前一阵在英华论坛上看到有人说英国人为什么死活拼不对中国人名字,无论你怎么一个一个字母念他都写不对,哎~协议由我们两个人签署,并且再请一个见证人签署之后连同账户信息返回给easyJet,就等10日之内收钱了。 400欧没人的赔偿我没有再坚持,尽管我认为航空公司理应有备份机组和飞机来应对连锁的延误,但我确实没有把握在出庭的时候说服法官,况且一旦开庭,我在法国大概没法和Vera一起上庭,而我的航空运营的知识是她一时半会儿无法全部掌握的,算咯,见好就收。 这个结果其实应该算作庭外和解,我没有赢,easyJet也没有输,最后我将在收到钱之后撤诉,诉讼不进入判决,也就不会生成有关easyJet的诉讼纪录。我唯一的遗憾也就是若我在起诉过程中不提出400欧的航班取消诉求,easyJet是否会因为不希望官司走入判决阶段而愿意在庭外给予我更多一些的补偿来同样寻求庭外和解。因为一旦判决,整个案例的全部信息就将公布可查,我也可以披露全部信息,对于其它收到取消困扰的客人来说也就是可借鉴的判例了,easyJet也许是不愿意有这样的结果的。 我没有想到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官司居然是在英国打的,但我确实自始至终坚信我占据优势,接触和沟通的过程中有理有据,也有礼貌,尽管语气非常严肃和坚定,但双方的态度仍然都是建设性的,我相信easyJet的客服也是在很好的进行着他们的工作,尽量回绝索赔也是廉价航空可以理解的生存理念。只是那次圣诞旅行最后回法国的easyJet航班,一个1月1日早晨从伦敦Gatwick飞回Toulouse的航班,也成了我和easyJet的最后一桩交易,从2010年10月26日到2011年1月1日,一共飞了7次easyJet,我本可以飞8次,但经历了这次取消之后, 我不会再飞廉价航空。 从航班取消到最终的庭外和解协议,这是个很全新的体验,两个外国人,其中还有一个不住在英国,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打完一场官司,没有头疼和任何烦恼,过程本身亦不恼人,各方的态度都很好。走在英国各处,都可以看到“我们很严肃的看待言语攻击”之类的警告,我常说中国的“吵架”一词在英文里没有翻译,因为无论是debate还是argue,都是争论,而中国的吵架的一般形态包含了大量的人身攻击和污言秽语,这在英国是无法想象的,就事论事,我只是要回我的机票钱,人和人也是一样,指出对方的错误,并不需要诋毁对方的人格。 最后附上我的诉讼书,很抱歉双方的和解协议是不可以透露给第三方的,所以我就不贴在这里了,不过我要回了我理应得到的部分。 =============================== On 23 Dec 2010, we travelled from Finland to France, as w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兴趣, 旅游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BEL19VE!

A 2-1 win over Chelsea FC with a fantastic 37 seconds opening goal from Javier Hernandez, Manchester United is just within touch of their 19 champions, a massive and terrific achievement corresponding that infamous Liverpool saying “Come back when it’s 18″. Now It’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d Devils | Tagged , , , | 4 Comments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麦加

This gallery contains 1 photo.

在老巴的时候,每年都会有一个时候,前前后后,很多军官把头发修成寸头,其实同样多的也有老百姓,不过毕竟军官更显眼一些,他们也不都觉得寸头适合,所以总免不了调侃一番,麦加的朝觐,是他们穆斯林一生终要完成的功课,家境良好的军官大约年轻时就已初次前往,一生下来能有数次经历,而普通百姓,则可能要毕其一生的积蓄,来完成这必修课。 飞机进入62H飞跃BEA VOR之后开始下降,狭长的Anguilla掩盖在低云之中,南方不远处的Saint Martin已经伸出一角,继续南飞,进入63H之后是一个180度的旋转,建立目视进近跑道10,时间是正午,海面的波光粼粼已经略有刺眼,但随着最后进近,深蓝的海水颜色越来越浅,当海底的珊瑚和沙地呈现在淡淡的薄荷绿的浅滩之中的时候,飞机呼啸着从Sonesta Maho Beach Hotel的阳台前飞过,掠过沙滩上欢呼的人群,接地和猛烈的刹车,飞机停在2180米的跑道尽头,我们到了。 Airliners.Net的首页有一个Top of Last 24 Hours的栏目,原来叫做Top of Airliners.Net,是过去24小时浏览量最高的新接收图片,大多数时候,这些图片反映着航空世界中最优美的身姿,最新的时事,最悠久的记忆。这些图片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机场中无数飞机的一瞬被记录下来,令人好奇的,有那么一个机场,几乎每个月都有场景出现在Top中,Princess Juliana International Airport。 坐落在小安的列斯群岛的背风群岛的中心部位,91.9平方公里的圣马丁,是世界上第四小的被多个国家分割治理的岛屿(前三个岛均不足1平方公里,没有完整的社会结构)北部的St. Martin属于法国的海外省(Collectivité d’outre-mer),南部的St. Maarten属于荷兰,曾经是荷属安的列斯(Netherlands Antilles)的一部分,2010年10月10日宪法地位变更后做为荷属圣马丁成为独立的荷兰王国构成国。这里一年四季恒温, 干燥寒冷的北半球信风,没有热带地区岛屿的潮湿和粘腻,阳光,沙滩,大海,坐拥背风群岛最大的机场,以及做为欧洲国家属地的稳定的社会环境,这里是加勒比海地区最受欢迎的度假目的地。当然,因为坐落在荷兰这一侧的那独一无二的公主机场和沙滩,除了吸引上岛游客到此一游之外,去圣马丁拍飞机,也成为飞机迷心中的麦加之旅。 最早知道圣马丁,自然是从Airliners上,Airliners的审核标准里面有一项叫做center,飞机必须要在图片的中心位置,否则会被拒收,几年前的时候,有时很难掌握好的分寸,为垂尾上的天空留了太多的空间因而被拒掉。但这条标准似乎对SXM的飞机图片从不适用,一架偏居顶部的飞机,映衬着下方欢呼的人群,大海和沙滩,瞬间感染心灵。曾经我跟张婷说,等弄完了婚礼,就去那里度蜜月吧~ 国人出门旅行,机票酒店,吃住行大概都不是头疼的问题,大麻烦来自于那本褐红色的旅行证件。走了那么多地方,这是最让我头疼的目的地,荷兰一侧奇怪的宪法地位,使得荷兰使馆并不直接处理前往荷属加勒比海地区的签证,不同岛屿的进入许可需要由当地的自治政府审核再返还给荷兰使馆,中间耗时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而尽管岛上的法国区和荷兰区之间 如同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Common Travel Area一样 不设边防,但是法理上讲仅持有荷属圣马丁的签证是不可以踏上法国区的领土的,这一点和持有英国签证的中国人不可以穿过北爱前往爱尔兰,否则一旦出问题有可能被遣返并留下记录是一个道理。当然做为旅游业支撑的地区,纯粹进入法国区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便想出海也是有途径的,下面再细说。来欧洲上学真的是难得的机遇,给了我一个申根国家的居留身份,去年到达法国开始,就将圣马丁提上日程,一定要在这一年间去一次。申根国彼此的使领馆是不处理签证申请的,因为法理上讲你若合法居住在法国,便有资格随意前往荷兰,不管这个荷兰是比利时北边的荷兰,还是委内瑞拉北边的荷兰,但张婷的身份很不确定,做为学生,她确实有一个Entry Permit而不是visa做为英国居留的许可,但这几乎是Resident Permit里面最弱的一类,可以说是The shortest temporary resident permit,从去年10月开始,我们向荷兰在英国各地的代表机构交叉询问入境事宜,但是得到的答案千奇百怪,大概英国的留英学生里没什么人去过或者问过圣马丁的问题…最后托了荷兰人去问他们自己使馆,仍然莫衷一是,这局面直接导致我去年11月底取消了计划之中的圣马丁,改去北欧。但随着进入我在法国的下半年,另一个问题浮现上来,行程若继续拖下去,我将无法保证我在离开圣马丁时仍然有多余6个月的有效居留。1月底的时候,再仔细通读了一边荷兰使馆关于圣马丁的免签标准,我告诉自己张婷的居留再weak也是个居留,一咬牙把机票、酒店、租车全部订完,张婷正好趁着她国王子大婚放大假,加上复活节回国待一段时间。原本计划机票酒店都有了就申请签证,但最奇怪的居然打算申请时才发现荷兰使馆居然要在3月10日之后开始受理新的加勒比海地区的签证申请,如果返签需要一个月的话我们时间有可能不够,咬咬牙算了。 因为担心入境问题,出门之前我谁都没告诉我要去加勒比海,跟所有人包括爸爸妈妈都说去英国了,免得父母担心,也免得可能的尴尬。就这样,机票不改不退,酒店和租车no show全罚,一旦不能入境几千欧就扔在加勒比海里的情况下,我们坐上了KL785。 飞机落地的时候尽管忐忑,但我已经释然,即便被遣返,我至少飞过这个梦中的机场,我一生的第117个机场。上厕所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我们排在了所有入境人群的最后,免得出了问题影响后面的人,而且有了问题一定是很困窘的时刻,排在最后可以稍稍好些,我们两个根本就是整架飞机上唯一的两张黄面孔。不出我所料的,入境官完全没有见过我们两个人的入境资格,先去隔壁柜台讨论了半天,又去找值班上司继续研究,放我进去之后一看,姑娘怎么还跟男的不是一个地方?!再研究…当终于我们的护照上被印上那蓝色的有着“欢迎来圣马丁”字样的入境章时,一切如释重负,抱住张婷,亲爱的,我们到了~ 为了避免可能的入境问题,我们住在荷兰这边,Divi Little … Continue reading

More Galleries | 8 Comments

又是何伟,和他的中国故事

This gallery contains 1 photo.

很久没有更新blog了,msn关闭之后博客的流量也下降非常快,几乎没什么人来。只是时常写写东西,一直都是很愉悦的事情,尤其是若还要写的是书评,那么实在是不能再好了~ 《Country Driving: A Journey Through China from Farm to Factory》,Peter Hessler著,何伟,他最著名的一本书大概是他三部中国作品里的第一本——River Town: Two Years on the Yangtze. 2005版的Lonely Planet China将这本《水城》推荐给所有希望来中国旅游的同时了解中国背后故事的人们。Peter Hessler在中国做Peace Corp志愿者的时候开始了水城的写作,那些细腻的有关中国的故事几乎是我从没在任何其它地方相识过的。而River Town,也正式引领我走上读原版书的道路,尽管之前也偶尔涉及原文名著之类的,但River Town确实是我此后的几十本从没读过中文译本而直接开始的各类原文书的第一本。 Country Driving的故事伊始其实已经可以被称作是很久以前了…那是一个1美元还是8.2人民币的年代——2005年,而最后一章则结束在1美元7.5人民币的时候——2009年。他两次一路向西沿着长城走入中国的腹地,在北京时则时不时前去那个叫做三岔的小村庄住上一个周末或者一阵,书的最后一部分则是向南到达浙江,记录了一个偏远的镇子演变为开发区的路程。 也许他真的是在中国生活了那么久,这几乎是我所读过的描写中国最入木三分的西方作者,而Country Driving,同样以深刻但又不沉重的手法,描写了我生活,成长的国家所经历的发展与演变。更令人愉悦的,他的视角时那样的独特,那依托于方向盘和后视镜还有地图册的脉络,将完全不相干的长城,三岔以及浙江的开发区穿连起来。 开车9年了,好几个国家跑了很远的路,有些文明规矩,有些野蛮无序,相比起来中国算是一般般,书中,一切都生动的仿佛如亲身经历一般,也常常引得我对着文字独自傻笑。但更多的文字,则生动的描绘着这个极速变革中的中国所经历的发展,彷徨,与迷茫。那些我们感觉习以为常,或者说已经麻木而熟视无睹的场景,当被重新以一个外部的视角展示给我们的时候,仍然还是可以感受到强烈的冲击与深思,这个国家的发展,这个民族的文化,这个文明的传承,究竟要走向何方。 最后,这本书是在kindle上完成的,去年买了kindle之后,我本着实物书籍收藏癖的原则几次同时买了印刷书和kindle版,然后两者结合的看完了几本,但这本country driving是第一本完全在Kindle DX上完成的。时间跨度稍微长了一些,从去年圣诞节开始到现在,当然这期间不止这一本书。其实这也是我在kindle上完成这本书的原因之一,当时在机场等着登机,结果刚好sample看完了,也就直接点了购买,9.99美元其实比paperback还贵80美分…但当时只有hardcover,paperback是今年2月才上市的。最后就是我还是买了一本印刷的,不过是德文,Über Land: Begegnungen im neuen China,看什么时候能啃完~ 最后放上购买链接,请购买正版出版物,谢谢大家: 英文版:Amazon … Continue reading

More Galleries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