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麦加

This gallery contains 1 photo.

在老巴的时候,每年都会有一个时候,前前后后,很多军官把头发修成寸头,其实同样多的也有老百姓,不过毕竟军官更显眼一些,他们也不都觉得寸头适合,所以总免不了调侃一番,麦加的朝觐,是他们穆斯林一生终要完成的功课,家境良好的军官大约年轻时就已初次前往,一生下来能有数次经历,而普通百姓,则可能要毕其一生的积蓄,来完成这必修课。 飞机进入62H飞跃BEA VOR之后开始下降,狭长的Anguilla掩盖在低云之中,南方不远处的Saint Martin已经伸出一角,继续南飞,进入63H之后是一个180度的旋转,建立目视进近跑道10,时间是正午,海面的波光粼粼已经略有刺眼,但随着最后进近,深蓝的海水颜色越来越浅,当海底的珊瑚和沙地呈现在淡淡的薄荷绿的浅滩之中的时候,飞机呼啸着从Sonesta Maho Beach Hotel的阳台前飞过,掠过沙滩上欢呼的人群,接地和猛烈的刹车,飞机停在2180米的跑道尽头,我们到了。 Airliners.Net的首页有一个Top of Last 24 Hours的栏目,原来叫做Top of Airliners.Net,是过去24小时浏览量最高的新接收图片,大多数时候,这些图片反映着航空世界中最优美的身姿,最新的时事,最悠久的记忆。这些图片来自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机场中无数飞机的一瞬被记录下来,令人好奇的,有那么一个机场,几乎每个月都有场景出现在Top中,Princess Juliana International Airport。 坐落在小安的列斯群岛的背风群岛的中心部位,91.9平方公里的圣马丁,是世界上第四小的被多个国家分割治理的岛屿(前三个岛均不足1平方公里,没有完整的社会结构)北部的St. Martin属于法国的海外省(Collectivité d’outre-mer),南部的St. Maarten属于荷兰,曾经是荷属安的列斯(Netherlands Antilles)的一部分,2010年10月10日宪法地位变更后做为荷属圣马丁成为独立的荷兰王国构成国。这里一年四季恒温, 干燥寒冷的北半球信风,没有热带地区岛屿的潮湿和粘腻,阳光,沙滩,大海,坐拥背风群岛最大的机场,以及做为欧洲国家属地的稳定的社会环境,这里是加勒比海地区最受欢迎的度假目的地。当然,因为坐落在荷兰这一侧的那独一无二的公主机场和沙滩,除了吸引上岛游客到此一游之外,去圣马丁拍飞机,也成为飞机迷心中的麦加之旅。 最早知道圣马丁,自然是从Airliners上,Airliners的审核标准里面有一项叫做center,飞机必须要在图片的中心位置,否则会被拒收,几年前的时候,有时很难掌握好的分寸,为垂尾上的天空留了太多的空间因而被拒掉。但这条标准似乎对SXM的飞机图片从不适用,一架偏居顶部的飞机,映衬着下方欢呼的人群,大海和沙滩,瞬间感染心灵。曾经我跟张婷说,等弄完了婚礼,就去那里度蜜月吧~ 国人出门旅行,机票酒店,吃住行大概都不是头疼的问题,大麻烦来自于那本褐红色的旅行证件。走了那么多地方,这是最让我头疼的目的地,荷兰一侧奇怪的宪法地位,使得荷兰使馆并不直接处理前往荷属加勒比海地区的签证,不同岛屿的进入许可需要由当地的自治政府审核再返还给荷兰使馆,中间耗时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而尽管岛上的法国区和荷兰区之间 如同英国和爱尔兰之间的Common Travel Area一样 不设边防,但是法理上讲仅持有荷属圣马丁的签证是不可以踏上法国区的领土的,这一点和持有英国签证的中国人不可以穿过北爱前往爱尔兰,否则一旦出问题有可能被遣返并留下记录是一个道理。当然做为旅游业支撑的地区,纯粹进入法国区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便想出海也是有途径的,下面再细说。来欧洲上学真的是难得的机遇,给了我一个申根国家的居留身份,去年到达法国开始,就将圣马丁提上日程,一定要在这一年间去一次。申根国彼此的使领馆是不处理签证申请的,因为法理上讲你若合法居住在法国,便有资格随意前往荷兰,不管这个荷兰是比利时北边的荷兰,还是委内瑞拉北边的荷兰,但张婷的身份很不确定,做为学生,她确实有一个Entry Permit而不是visa做为英国居留的许可,但这几乎是Resident Permit里面最弱的一类,可以说是The shortest temporary resident permit,从去年10月开始,我们向荷兰在英国各地的代表机构交叉询问入境事宜,但是得到的答案千奇百怪,大概英国的留英学生里没什么人去过或者问过圣马丁的问题…最后托了荷兰人去问他们自己使馆,仍然莫衷一是,这局面直接导致我去年11月底取消了计划之中的圣马丁,改去北欧。但随着进入我在法国的下半年,另一个问题浮现上来,行程若继续拖下去,我将无法保证我在离开圣马丁时仍然有多余6个月的有效居留。1月底的时候,再仔细通读了一边荷兰使馆关于圣马丁的免签标准,我告诉自己张婷的居留再weak也是个居留,一咬牙把机票、酒店、租车全部订完,张婷正好趁着她国王子大婚放大假,加上复活节回国待一段时间。原本计划机票酒店都有了就申请签证,但最奇怪的居然打算申请时才发现荷兰使馆居然要在3月10日之后开始受理新的加勒比海地区的签证申请,如果返签需要一个月的话我们时间有可能不够,咬咬牙算了。 因为担心入境问题,出门之前我谁都没告诉我要去加勒比海,跟所有人包括爸爸妈妈都说去英国了,免得父母担心,也免得可能的尴尬。就这样,机票不改不退,酒店和租车no show全罚,一旦不能入境几千欧就扔在加勒比海里的情况下,我们坐上了KL785。 飞机落地的时候尽管忐忑,但我已经释然,即便被遣返,我至少飞过这个梦中的机场,我一生的第117个机场。上厕所故意磨蹭了一会儿,我们排在了所有入境人群的最后,免得出了问题影响后面的人,而且有了问题一定是很困窘的时刻,排在最后可以稍稍好些,我们两个根本就是整架飞机上唯一的两张黄面孔。不出我所料的,入境官完全没有见过我们两个人的入境资格,先去隔壁柜台讨论了半天,又去找值班上司继续研究,放我进去之后一看,姑娘怎么还跟男的不是一个地方?!再研究…当终于我们的护照上被印上那蓝色的有着“欢迎来圣马丁”字样的入境章时,一切如释重负,抱住张婷,亲爱的,我们到了~ 为了避免可能的入境问题,我们住在荷兰这边,Divi Little … Continue reading

More Galleries | 8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