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den Flight on Trijet! 最后的MD-11飞行记

我期盼了太久的愿望,终于在我即将离开欧洲的时候实现。

MD-11是麦道公司被波音合并前投入运营的最后一种大型客机,那个时候,发动机的可靠性与现在还有较大的差距,三发和四发飞机是越洋及长途飞行的主力,三发飞机由于比四发少一个发动机因而拥有更好的经济性,并且三发的航路规划也不受延程飞行规则的限制,可以更接近两点间的great circle。在三发的鼎盛时刻,我们有着727,DC-10, L-1011, Tu-154, 三叉戟,在美国,70年代到80年代期间,三发飞机是数量最多的在役民航机,三发飞机可以将机翼布置的尽可能靠后,因此主登机门也可比一般的布置靠后,提供更短的上下飞机时间,缩短航班的周转时间。MD-11是Douglas公司著名的DC-10飞机的升级版本,增长的机身,改进的机翼,增加了复合材料,重新设计的飞控以及玻璃化座舱。1997年波音麦道合并之后的新波音曾继续生产MD-11,并将麦道的最后产品MD-95重新命名为B717于1999年投入运营,但由于多种原因,MD-11以及B-717分别于2000年以及2006年被波音关闭生产线。对于MD-11,订单量的减少以及其处于与B777同级的竞争地位是其被后妈波音停产的重要原因。随着ETOPS的持续演进和发展,以及油价的逐步攀升,MD-11也成为三发民航干线客机的绝唱,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新的三发干线客机了。

中国的东方航空曾经运营过MD-11长达十余年。其于1991年5月引入大陆第一架MD-11,1993年引入订单最后一架,之后总共六架的机队运营者东航的北美航线,偶尔也在京沪线上往返。但整个机队在9-11事件之后被逐渐改造成货运机队,至2003年12月,MD-11在中国大陆彻底退出客运运营。

泰国国际以及芬兰航空都曾经使用MD-11运营其中国航线,尤其是芬兰航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以MD-11飞行赫尔辛基-北京以及赫尔辛基-上海。我印象中我常驻巴基斯坦一年之后,芬兰仍然在用MD-11飞北京,但具体彻底更换机型的时间就不清楚了。2010年2月22日,芬兰航空自印度德里返回赫尔辛基的AY022成为其最后一班MD-11运营的客运航班,自此这家全球MD-11的启动客户在运营了20年的MD-11,40万小时,5万个航段之后,成为全球倒数第二家退出MD-11商业航班运营的公司。而在这之后,荷兰的KLM变为全球最后一家以MD-11运营公众商业航班的公司。

早在AY还在用MD-11飞北京的时候,我曾经很认真的考虑过飞一次芬兰的问题,但花费实在不菲,时间也不充裕,常驻之后发现MD-11不再飞北京了,着实遗憾了许久。不想去年得到了来法国的机会,到了欧洲,也就离KLM的大本营近在咫尺,飞MD-11便成为了这一年法国生活的头等大事,大概除了完成学业之外,这是我给自己设立的第一个“必须完成”的目标。

KLM的MD-11机队大致覆盖了其加拿大,加勒比海,南亚以及中东航点。早先迪拜航线是MD-11的,但是今年夏季航班表里面,这条航线已经变成了A330。在这次之前,我离MD-11最近的一次大概就是4月的圣马丁之行了,KLM每周五会有一班MD-11执飞SXM,但当时不知缘由的那班往返贵了很多,而且Vera的复活节回国计划也和周六返回欧洲冲突,便由着“以后还有机会”的想法飞了747去圣马丁。之后不想KLM秋冬航班表大动刀,大部分加勒比海目的地也被从MD-11的航点中抹去,我这才觉得问题大了,要赶紧了~

7月在英国的时候,跟Vera商量这个事情,真的很感激她始终支持我去追这些奇怪的梦想,于是订下2小时往返伊朗的回头航班机票,阿姆斯特丹飞德黑兰,两个小时之内换到离港层,同一架飞机再飞回阿姆斯特丹。

之所以选择伊朗,是因为早些时候本来想去蹭一个也喜欢飞的在伊朗工作的朋友,去伊朗待一周,所以准备了伊朗的电子签证。因为伊朗长期经受制裁,无法获得新飞机,所以那里还有B707和B727在飞商业航班,尤其是其B707,是这地球上最后的商业航班,简直是全球飞友的朝圣之旅,每年吸引无数美国人专程前往。只是可惜朋友提前结束工作改美国当据点去了,但不论如何签证事情搞定,也就干脆MD-11飞伊朗,免得加拿大签证费心了,只是既然不去飞老爷机了,那就只待俩小时,护照上不留伊朗的纪录,也免得以后惹来麻烦。

但直到飞前一个月,我才发祥一个严重的问题:大概是由于斋月欧洲夏时制白天太长穆斯林集中返乡的原因?8月期间KL433/434这条航线大概每周都会更换机型,有时变成777,有时变成330,没有什么比我买了回头航班到时发现机型变更更悲催的事情了吧?出发前一周,伦哥又告诉我返程的433超售了,我又焦虑了…不过好在2号查了一下3号的计划显示注册号是PHKCG,安心了很多,自求多福好了~

曼彻斯特经阿姆斯特丹飞德黑兰往返。我2日晚上bmibaby从图卢兹飞到曼彻斯特,到达的时候已经00:05,机场椅子上睡了两个小时又在24小时的咖啡馆耗了一个多小时,早晨5点KLM的KL1072奔向阿姆斯特丹,之所以这么早,一是因为AMS有可以休息的地方,比较好过,另外KL1072是B737-900,又飞一种新型号~到了AMS,睡了大半天,下午三点,看到我的PH-KCG被拖到登机桥边,MD-11!我来啦!

img_3852

这个往返的旅程其实并无特别之处,我纯粹是为了飞这个型号才飞了这个航班。MD-11的窗户大到差点让我的下巴掉下来,顶板很高,客舱很宽敞,美中不足的就是行李架的宽度差了一些,手提行李要横着放,否则门就关不上了。纯电动的客舱门大概是空乘的最爱~从窗口望出去,那完全隐藏在机翼下方的襟翼做动机构,大概是直观看去最特别的地方吧~

飞行本身似乎非常平淡了,也因为我前一晚上真的没怎么睡,一路过去昏昏沉沉。抵达德黑兰的时候,璀璨的城市在山的另一边慢慢展开她美丽绚烂的夜景。机组非常友好的在落地后把我请到驾驶舱,和两个飞行员还有乘务长一通聊,最后离开飞机伊朗的地面服务才发现居然还有我这么个乘客没下…

上到离岗层的时候略微有些小麻烦,被伊朗的边防死死按在抵达层不让离开。想想如同伊朗这样一个国家,一定很难理解我这么个人居然会为了这么个理由飞到这里来,而且不打算入境就走掉了。我拿着电子签证的文件,就是不给他们,理由很简单——我根本没打算入境,也就谈不上被拒绝入境,也就不存在被遣返的前提,而就算我被遣返,也要给我一张登机牌啊,而这个登机牌,本来就是我一开始在要的~前前后后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KLM在德黑兰的地服终于给我拿来一张序列号是001的登机牌~而且还是打印在Iran Air登机牌上~Nice!回家!

img_3839

凌晨5点半,在阿姆斯特丹的迷雾中,结束了这疯狂的MD-11之旅,乘务长把剩下的几个delft blue 的房子都给了我,KLM的传统纪念品~

2011-12-24_16-52-10_993

放上几张照片,黑海的日落,午夜的德黑兰,还有MD-11的驾驶舱。

我们长大了,是否忘记了那时的梦想?我们被这个社会的潮流裹挟着前进,是否被夹杂了太多外人的观点与标准?谁还记得年幼的梦想?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认为包,车,手表,要比洁白的沙滩,湛蓝的天空和宁静的假期更值得追求?我不记得我小时候可曾梦想过任何奢侈品,只是我希望能去坐飞机,坐火车,玩具车,玩具枪~我喜欢看飞机,喜欢坐飞机,喜欢飞去不同的机场。小时候记得爸爸带我坐359去机场看飞机,我相信那会是我迷恋一辈子的东西。

我想每个人都有追逐美好生活的理由,但更好的物质不应是终极的目标,若几十年后回首曾经,发现我们过多的为了别人的眼光而辛苦着追求着那些浮躁的物质,却未能在力所能及时实现童年的梦想,那肯定是件很遗憾的事情吧?

====================

12月25日补,KLM的冬季航班表里,KL433/434已经变成了B777,我真的很高兴抓住了这如此难得的机会。随着AF/KL集团就机队更新计划的新决策,KLM的MD-11将不再由A330以及B777来替换,而将等到2015年开始由荷兰订购的B787-9来取代。KLM现在还有10架MD-11,全部都是以著名的女性的名字命名,比如我飞的这一架名叫Maria Callas (玛丽亚·卡拉丝) 被誉为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女高音,其它的比如PH-KCC是Marie Curie PH-KCI是Mother Teresa等等,是很高兴看到世界上最后一家运营MD-11客机的公司愿意让她更长的翱翔在蓝天,也衷心希望MD-11可以飞翔的更久。

    Share 分享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游, 爱好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Maiden Flight on Trijet! 最后的MD-11飞行记

  1. Cheire says:

    真心被梦想打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